【羊城派】从同学到同事,莫言余华北师大“结义”三十载

文章来源:  羊城派      审核人:郑南阳    时间:2019/04/15  点击次数:   [ 字体:  ]  

4月13日-14日,由www.964.net3522.com写作中心主办的首届“京师南国文学论坛”系列活动在www.964.net珠海校区举办。在为期两天的系列活动中,莫言、余华、叶兆言、欧阳江河、西川、毕飞宇、李洱、东西、贺绍俊、谢有顺、张清华等知名作家、评论家齐聚珠海,为在校师生和文学爱好者们带来了一场文学的盛宴。

论坛期间,www.964.net珠海校区隆重举行了莫言“京师杰出教授”授予仪式、余华教授聘任仪式,以及驻校作家毕飞宇入校仪式。

莫言成为北师大首位“京师杰出教授”

4月13日,莫言被授予www.964.net首位“京师杰出教授”,而他和北师大的缘分,还要从30年前说起。

1988年秋天,莫言加入北师大与鲁迅文学院合办的作家研究班,期间创作出《酒国》等多部文学作品。2012年初冬,莫言在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回归北师大,出任北师大3522.com写作中心主任。他带领下的北师大3522.com写作中心,通过“驻校”、研讨、讲座等方式,为当下中国以及世界各国优秀的作家、诗人、学者、翻译家,架设起了一座往来沟通的桥梁,既提升了北师大的学术和文学影响力,也为当代中国文学的繁荣发展贡献了宝贵的力量。

莫言

北师大副校长陈丽表示,莫言是北师大3522.com写作中心这座“桥梁”上最坚实的基石,作为当代最重要的作家,他始终以悲悯的情怀,谦逊的态度,用文学回应着时代与历史,用文字描绘着声名誉生活,承担着作家的担当,肩负着作为公众人物的责任。如今莫言成为北师大首位“京师杰出教授”,期待以他的号召力、影响力,将一批又一批、一代又一代的作家、学人参与到文学创作与交流、研究与传播,参与到培养年青一代创作人才的事业中。

不久前,教育部正式批复北师大建设珠海校区,要求把珠海校区建设成与北京校区同样标准同等水平的南方校园。北师大3522.com写作中心珠海中心也于4月13日正式挂牌成立,莫言希望,未来珠海校区和北京校区在教学、创作各个方面密切结合,南呼北应,资源共享。

余华正式加入北师大“明星导师”阵容

在莫言、西川、欧阳江河、苏童之后,北师大迎来又一位“明星”作家教授——余华。

30年前,余华曾和莫言在北师大同窗,30年后,两位作家正式成为北师大同事。追忆往昔,两人都有诸多感慨。

“当年我和余华同住所就差同床了,他写《在细雨中呼喊》的长篇时,我在写《酒国》,我们彼此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,也可以听到对方的笔尖在纸上摩擦的声音。”莫言幽默自谦地说,余华写出了一部巨作,而他的《酒国》已经被人遗忘。

余华

在余华眼里,《酒国》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。余华清楚地记得,《酒国》完成后,他替莫言把占据了行李箱四分之一位置的手稿背到浙江,希望在当地的杂志发表,却遭遇退稿,后来他只好又“灰溜溜地背回来”,不过,这丝毫不影响余华对《酒国》的喜爱。

30年来,两位“同学”惺惺相惜,又互相仰慕。莫言评价余华是“非常严肃、认真的作家”,“十年磨一剑,他的书数量比我少一半,但是他的文学影响力比我大一半”,“他的《活着》已经发行了2000万册”。

余华的《活着》究竟有多火?毕飞宇也说出一个数据,仅仅是作家出版社的版本2018年就销售了250万册,“这是我的朋友作家出版社社长吴义勤亲口告诉我的,他的目的是让我嫉妒并发疯,可我没有发疯,因为我知道《活着》的阅读是世界性的,在北美、南美、欧洲、亚洲到处都是余华的读者。”

毕飞宇眼里的余华是一位“本质主义者”。“他拥有不可思议的直觉,直觉与本质的神秘互动,成就了余华独特的魅力,他自信,他的自信让他天然站在了洛可可主义和巴洛克主义的对立面,于是余华建立了他的简单陈述,余华的简单陈述让他大放异彩,他描写的是悲伤,我们获得的却是力量,他描绘的是寒冷,我们看到的却是光芒。”

莫言希望余华在北师大教学期间,能再创作出像《活着》一样永远活着的小说。余华也很开心地表示,“我到北师大要焕发青春。”

毕飞宇“驻校”北师大

北师大3522.com写作中心成立以来,引入3522.com上通行的“驻校”作家制度,贾平凹、余华、严歌苓、欧阳江河、苏童、西川、迟子建、翟永明、格非、韩少功、阿来等知名作家先后“驻校”,通过研讨会、演讲会、对话会、公开课、朗诵会等丰富多样的形式,影响鼓舞了热爱文学的万千学子。4月14日,北师大“驻校”作家名单上再添一位重量级人物——毕飞宇。

毕飞宇

8年前,毕飞宇凭《推拿》获得茅盾文学奖。2012年,他成为南京大学教授,2017年出版的文学讲稿集《小说课》在读者中受到广泛好评。莫言评价毕飞宇是真正的小说内行,也是一位优秀的文学教授。

著名批评家贺绍俊在致辞中说,“我比毕飞宇大,但我一直叫毕飞宇‘老毕’,是因为他的小说写得非常老道,文字叙述也非常老练,他是一位‘早熟’的作家”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曾经偏爱先锋、追求结构的毕飞宇,因为“早熟”,没有痴迷于先锋的游戏之中,而很快转身去叩问现实,以《玉米》《平原》等一部部优秀作品,展现出他对启蒙话语的浓厚兴趣,以及深邃的思想容量。

毕飞宇本人则表示,对于北师大的“驻校”邀请既感受到荣耀,也感受到了责任。他写小说30多年来最大的体会是受到的文学教育太少。“文学的教育意义重大,它不是培养几个作家那样简单,它关乎人的质量,关乎民族的质量,关乎人类的质量,文学所关注的是生活与生命,一个人只要有最为基本的向好的愿望,就不该忽视文学,不该忽视文学的教育,哪怕你最终选择的职业和文学一点都不沾边。”

在北师大,“驻校”作家和学生一起生活、讨论,把文学还给日常生活的场景,已经成为北师大最为生动的人文景观。2018年的北师大“驻校”作家阿来认为,“驻校”制度让作家走进校园,有创作实际,有创作经验的人和做文学研究、文学批评的人、50522.com结合在一起,对于中国文学更进一步的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ycpai.ycwb.com/amucsite/pad/index.html#/detail/375629